【露芬露】巧遇

  #OOC

  #攻受無差

  #架空

  #渣

——————————————————————————————

  伊万缩在便利店的冰柜后头,往校门前人来人往的马路上张望。

  现在是晚上八点半,晚自习的结束铃声已经打完。三月份的天气还没变暖,气温仍如冬天般低迷。天早早就黑了下来。前来接送学生的家长用轿车或是电动车塞满了整条马路。马路牙子湮没在行道树黑黢黢的影子里,而灯光又从上方从车前杂乱无章地打来,画面被分割成光影错落的景象。学生们三三两两地从路边走过,高声谈笑。便利店前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地笑着,讨论着今天班主任又如何如何,新进的草莓味酸奶好不好喝。人声嘈杂成一片。

 伊万把重心从一只脚移到另一只脚上,揉了揉眉心。他盯了一天的书本眼睛疼痛不已,直线下降的视力更是让他无法确认人潮中到底哪个是提诺。

  是马路对面那个坐在花坛上的吗?淡金色的头发,伊万眯起眼睛费力地看向对面——很显然不是,今天提诺没有穿校服外套。伊万收回了目光,他一年没见过提诺有几次会穿上外套,爱德华说他是怕热,然而今天教室挂着的寒暑表上示数是11,零上。

  伊万不安地垫垫脚尖,该不会是还没出来?

  可是他一向走得快啊,今天要不是提前收拾好了,还没法赶在他前面出教室。

  难道是走对面那一边吗?

  不,不可能。校门口走出来提诺要回家得往右拐,车多人多他不可能闲着没事突破万难走到对面到了路口再走回这边来。

  再等等,再找找。

  伊万就这样在冰柜后头装作无意地一直瞟着往这边来的人群。

  正当他眼睛疼得快流出眼泪时,他远远地看见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出了校门口,朝这边来了。伊万抬起手揉了揉眼睛,没错,是提诺,虽然隔了八十多米,根本看不清五官,但是那人推着的那辆蓝色漆架自行车和车前挂着的蓝白格子书袋,还有身高,还有走路时候特别的步调,都让伊万坚信无疑,就是提诺没错。人太多了,骑车困难,通常都是推到岔路口提诺才会骑上车子回家,这点伊万很清楚。

  他从冰柜后走出来,走到人行道上,走几步突然停住,侧身从书包里拿出手机,划开锁屏。屏幕幽幽的光把他的脸照得很白。他不知道要看些什么,只是随便地装模作样地划了几下,心里算着提诺还要多久才会从后面走过来。怎么还没走过来?那就多划一会吧,伊万装出认真严肃的表情,像是在看什么重要的短信——虽然并没有什么短信。

  点点点,划划划,应该才走到一半,不急。伊万握住手机的手微微发抖。

  好了,差不多了,他应该已经走到自己后面不远处了——他听到了提诺车前篮子上铃铛的响声,应该是的。伊万关掉屏幕,不匆不忙地把手机放回书包里,他刚把拉链拉好,就感觉到左边有人走过。

  “伊万!”

  没错,是提诺。

  伊万微微惊异地看向提诺,脸上的表情伪装得很好——不夸张,只是一点点恰到好处的惊讶。

  “提诺。”

    提诺停下脚步看着他,清脆的铃声戛然而止。伊万冲他笑笑,自然地把书包往肩上一挎。提诺看他背好书包了,就慢慢地迈开步子往前走。伊万眼角余光瞄着他,也跟上他的步子。

  “真巧啊!没想到还能碰到你。”提诺微微欣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是蛮巧的……对了,今天爱德华怎么没跟你一起走?”

  “他昨天刚搬家到花园东,不是往这个方向走。”

  “好基友不能一起走了。”伊万笑着看了看提诺。

  “胡说八道。”提诺抬起右手捶了伊万肩膀一拳头,不过是笑着捶的,用力不大。伊万“嗷”地一声惨叫:“你跟贝瓦尔德混了以后打人越来越不留情啊!”

  “继续装。”提诺收回手继续推车,脸上是憋笑的表情,看得伊万也笑了:“怪力二人组横扫实验室培养基的笑话可是闻名全级。”

  “那要怪爱德华!”提诺这下笑得狠了,“那家伙给错我课表害我迟到!坑了我多少次了!”

  “信息科代表不称职,我要篡位了。”

  “别介,化学课代表诚邀你来刷试管。”

  “……不了我还是老老实实跟老班喂猪吧。”伊万笑着把脖子上的围巾拢得更严实了些。

  “生物狗是没有前途的。”语重心长的过来人语气。

  “化学狗只能赐予我盐酸克伦特罗。”

  “有总比没有强。”


    伊万的手有点出汗。

    你在说些什么不着边际的话呢,伊万·布拉金斯基?  

    他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了,按他的计算现在应该快走到前面的岔路口了,他记得提诺是往右拐的,还有很长一段同路。

    他感觉自己被分成两个,一个是平日伪装起来的自己,一个是在内心算计着步伐距离时间的自己,脑回路是串联的,他无法再捕捉到其它的东西。伊万感觉自己的嘴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蠢话,总之一定蠢极了。他再怎么看都只能看到眼角余光里的提诺,推着自行车,走着路,车前的篮子里放着厚厚一沓笔记,笑得眯起来的眼睛。车流的灯点印进他的眼睛里,混着萨克斯蓝,浅浅地映出一点反光,就像自己在上课时笔记本里画下的那样好看,看得眼角都刺痛起来。


   “我往左边走啦!”提诺不知道什么时候冲他说了一句。

   伊万像是从噩梦中醒来一样,突然清醒起来。他疑惑地看向提诺:“你不是往右边走的吗?”

   提诺笑着指了指车篮子里的那叠笔记:“贝瓦尔德今天下午有点不舒服,晚自习没来,我得帮他把笔记和作业整理了送过去,不然明天他再来上早读那卷子就是坟头冒青烟了。”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所以今天才这么晚出来。”

   伊万笑出声来:“天地良心化学课代表。”

   提诺又笑着捶了伊万一拳头:“才知道吗?”

   伊万捂着肩膀呲牙咧嘴:“好啦你快点骑车吧,时间不早了。”

   提诺跨上自行车,话里带点笑意:“那,明天见!”

   伊万微笑着挥了挥手:“明天见。”

   他站在路边,看着提诺推着自行车走到对面,正好是绿灯。下午下了雨,路面有点湿,映出灯光斑斓冷淡的色彩。人还是很多,但是他觉得全世界的声音都好像消失了。提诺和他的自行车仿佛脱出了整个画面,色彩越发灰白。他什么都回忆不起来,提诺的声音突然也陌生起来,简单而不着边际的对话也陌生起来。

   提诺走到对面,再继续往前走,走向他所不知道的地方,没有回头。伊万就看着他渐渐地被黑黢黢的树影吞没,然后成为人流中一个不可分辨的点,他睁大眼睛,想要努力地再看一眼,然而都是徒劳,他已经没有办法再找到提诺了,天太黑了,距离太远了。

  伊万怔怔地站了一会儿,朝右边继续迈开脚步。这段路的路灯是橘黄色的,暖融融地照着湿淋淋的街道,天上开始飘下来的毛毛细雨也被照成温暖的颜色,流进伊万的眼睛里。他下意识地理了理围巾,走着走着忍不住吃吃地笑起来。

  今天终于成功地算好时间啦,能够多说上几句话真是太好了,可以好好写日记了。

  

—————————————END——————————————

谢阅,心情极度不好的产物。

真人真事单箭头大法好,痴汉力感天动地。

一下笔就是架空什么德行。

我还是老老实实当本命黑吧。

  


评论 ( 3 )
热度 ( 7 )

© 田小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