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烦躁。

到了高中花钱如流水。

非常想回初中抱班主任大腿省我的文具费。

数学学得一塌糊涂完全没救,映射还没学完就扑街扑得满面的红叉。

似乎全班只有我一个没有去过补课机构。

迟早有一天会在极端的悲观现实和热烈的盲目期盼中彻头彻尾地疯掉。


评论 ( 3 )

© 田小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