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没停过的阴雨,在五楼,像是被狠狠地扇了一耳光一样天旋地转,雨声里黄暗的天色,让人心安的有节奏感的雨声,把心整个悬起来,无法继续动笔写字。不知为何就觉得露和芬会出现在这样一个场景里,奔跑或者是,有历史意味。
十九世纪图尔库的主城街道上,仲夏节的暴雨,堆了半个春天的灰尘,石砖里的泥浆,溅出来,溅到裤脚上,卖花童跑走,没有回来。伊万拉着提诺找躲雨的地方,没有找到,雨一下子就变得很大。被拽住,跟着跑,在雨里提诺也不放开手里的花环,或许伊万今天是特意带他出来的,他这么想。风琴,口哨,欢呼,即使跑着,也依旧能听到。伊万把大衣解开整个挡在两人头上,雨水被隔开,雨水被止住,变得遥远朦胧。但一瞬间两人就被隔进一个昏暗分明的世界。雨水沿着提诺的发梢和睫毛往下滴,花环上也有,他的肩膀突然颤动起来,莫名地,防线倒塌。
“你终于笑啦,提诺。”伊万手中的外套滑倒地上,两人又回到雨里,不知是什么共鸣声,如擂鼓,和眼睛眨动的频率一致,“你笑啦!”
提诺仰起头看他。
一个吻从上方落下来,落在鼻尖上。从睫毛,下巴,滑落的雨水,掉进颈窝。巷道的正中央,人群的来往里,提诺没有躲开,他像雨一样在不知名的世界里融化了。




好久没发东西了,这周下雨一直在想这样一个片段,胡乱腿出来,等典芬大坑填完发布试阅后应该会逐步复健(露和芬存货全是片段见不得人)
典芬无料开车想发一点出来但是我觉得我已经超出18变成了25……

评论 ( 2 )
热度 ( 4 )

© 田小恬 | Powered by LOFTER